弘揚孔雀明王法,修祖庭開成寺
網頁更新建置中   3/26 星期日 啟建 禮拜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慶祝佛誕 4/29  星期六 上午9點 傳授八關齋戒 下午3點 恭誦 父母恩重難報經 4/30 星期日 上午8點 朝山 浴佛法會  下午1點半 恭誦孔雀明王經

孔雀明王寺

修建祖庭開成寺
常通法師
常通法師法語集
常通法師LINE法語集
孔雀明王
佛母大金耀孔雀明王尊
孔雀經課誦本
孔雀經課誦本系列
  現在位置:佛母大金耀孔雀明王尊
認識『佛母大孔雀明王尊』

  佛母大孔雀明王,為毗盧遮那如來等流化身。明王以孔雀為坐騎,成一面四臂之相,手持四物。孔雀象徵斷盡一切煩惱惡毒,手持之蓮花表敬愛,俱緣果表調伏,吉祥果表增益,孔雀尾表息災。
修持孔雀名王法,能為諸佛護念,天龍護法等眾守護,滅除內外毒害,辟邪解厄,袪病延年,增長福慧,凡所求者,皆能滿願,讓眾生得現實安樂。

佛說孔雀明王經咒本緣

  孔雀明王,梵名摩訶摩瑜利羅闍(梵名Maha-mayura-vidy-rajni)俱云佛母大金曜孔雀明王。此經法係以孔雀明王為本尊之祕法,為密教四大法之一。
關於孔雀明王經咒的本緣,據本經所載係佛世時,有一比丘名曰莎底,出家未久,受具近圓,學毗奈耶法,為眾破薪營澡浴事,有大黑蛇,從朽木孔出,螫彼比丘右足拇指,毒氣身,悶絕於地,口中吐沬,兩目翻上。爾時阿難見狀,疾往佛所,請求救護。佛告訴阿難:「我有摩訶摩瑜利(大孔雀)佛母明王大陀羅尼,有大威力,能滅一切諸毒,怖畏災惱,攝受覆育一切有情,獲得安樂。」於是佛為阿難說此孔雀明王陀羅尼,阿難即持此孔雀明王法,回至莎底比丘所,為彼比丘而作救護,莎底比丘因此苦毒消散,身得安樂。
佛以是因緣而說孔雀明王經咒,經中並廣說此經咒有除諸病惱害,一切恐怖災禍之威力,勸令阿難普告四眾等受持流通,普令一切有情離諸憂惱,得福無量,常獲安樂。
至於佛何以說此明王陀羅尼,經中說佛過去世即曾經是金曜孔雀王,住在雪山南面,早夜讀誦明王陀羅尼,身心安穩。有一天因為忘了誦此陀羅尼,遂與眾多孔雀綵女在山林中遊戲,貪欲愛著,放逸昏迷,誤入獵人所設之陷阱中,被縛之時因憶本正念,誦此孔雀明王陀羅尼而得解脫,眷屬亦安穩無恙。佛因知此明王陀羅尼有大威神力,能令重罪減輕,輕罪消除,一切憂惱,悉皆消散。故慈心說此佛母大孔雀明王真言,欲令眾生時時憶念受持此真言陀羅尼,除諸怖畏,解脫苦難,常逢利益,不慎災危,福壽綿長。

本尊孔雀明王的形象
  孔雀明王的形象據「孔雀明王畫像壇場儀軌」云:「於蓮華胎上,畫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頭向東方,白色著白繒輕衣,頭冠瓔珞,耳璫臂釧,種種莊嚴,乘金色孔雀王,結跏趺坐白蓮華上,或青蓮華上;住慈悲相。有四臂,右邊第一手執開敷蓮華,第二手持俱緣果(其果狀似木瓜);左邊第一手當心,掌持吉祥果,第二手執三五莖孔雀尾。」其中四手所持之物表四種法,蓮華表大悲敬愛之義,俱緣果能增長氣力故表增益,吉祥果能伏鬼母子故表調伏,孔雀尾拂除障難故表息災之義。又白蓮座為示現攝取慈悲之本誓,青蓮座表降伏之義。
  胎藏界曼荼羅中的孔雀明王像則為二臂,開右肘手掌向身內持孔雀尾;左掌向外豎於胸前,屈無名指,持蓮華,頭面偏右,跏趺坐於蓮花上。 密法中諸尊各有其種子字,用表所具之眾德,引生無量果德。孔雀明王經法有瑜本、本之分,瑜本是一般流傳之通行本,以孔雀明王為釋迦如來之化身,種子為 (yu)瑜字,瑜是孔雀梵名mayura中的一字,取孔雀有食一切毒草毒蟲而能將之消化變作甘露,生出美麗的羽毛之特性,喻孔雀明王有消除眾生三毒煩惱,諸業障疾病災患,而獲吉祥安樂的本誓願之義。 本是屬於深密中的修法本,視孔雀明王為大日如來的化身,其種子為(vam) 字,字即為大日如來 的種子,字義為縛,字上加一點為縛不可得,用此為種子字表離一切繫縛之義。又是水大之種子,喻明 王之利益眾生猶如以法水滋潤群生,特別是在修明王法以祈雨的法會中皆以此種子字安置壇場中作道場觀。

修法壇場之設置及行儀要略

  欲修明王法前宜先設置壇場,壇場中央供奉孔雀明王像,壇前置孔雀明王經,佛案上備細嘴瓷瓶一對,各插孔雀尾 三至五莖,嚴飾壇場,備修法器物及香花供果燈燭飲食,檀香爐中燃好香,勿令間斷;壇場之內禁止閒雜人等出入,維持莊嚴之氣氛。
「大孔雀明王畫像壇場儀軌」中對於壇場之佈置更為講究,除大壇中應懸置孔雀經曼荼羅外,壇前應置梵篋明王經,周圍亦須佈置莊嚴;另須構建護摩壇、聖天壇及十二天壇等。大壇內中央及四方燃不同之名香:中央用沈香,東方用白膠香,南方用紫香(以芥子、鹽等和為香料所配製),西方用安息香(以蘇末調製),北方用薰陸香。並以中央色相莊嚴的本尊為大曼荼羅,壇上的孔雀尾為三昧耶曼荼羅,壇前之梵篋明王經為法曼荼羅,修法之行者為羯磨曼荼羅。
孔雀明王法會一般是以七天為期,通常由陰曆之初七或初八起,至結束日止正好為月圓之日,這是取孔雀羽毛端有滿月形之義,亦含有法會圓滿之寓意。
「孔雀明王儀軌」中云此法及請雨經法,從開白起至結願為止,不宜間斷,如「儀軌」云:「轉讀經者可三五人乃至七人,更替相續晝夜不令經聲間斷。」「陀羅尼集經」亦云:「如是八人更互入壇誦咒,不得令其壇內空虛,日夜誦咒,咒聲莫絕。」
雖然,法軌實由人所訂,修法之有無感驗,壇場之佈置,行儀之遵守,固然不可忽略。然至要者仍在行者之一心,如有病之人受持此法,何能要求其不分畫夜,誦讀經咒?此儀軌乃為專修密乘之行者所訂,無法要求多數人遵行;讀者如有緣參加明王法會,但遵主法者之吩咐,依法行事即可。虔誦經咒,自有感驗。

本經的迻譯與弘傳

  與孔雀明王經咒有關的經典共有六本;鳩摩羅什譯「孔雀王咒經」一卷,失譯「大金色孔雀王咒經」一卷、失譯「佛說大金色孔雀王咒經」一卷、僧伽婆羅譯「孔雀王咒經」二卷、義淨譯「佛說大孔雀王咒經」三卷、不空譯「佛母大孔雀明王經」三卷。以上四、五、六三本為同本異譯,通常稱「孔雀經」皆指不空譯本,而前三本皆為不空譯的部份。不空另譯有「孔雀明王畫像壇場儀軌」一卷,以上皆收錄在大正藏第十九冊中。
  本經在日本方面流傳比中國還廣,中國方面雖有多種譯本並出,實際卻如義淨譯的孔雀經序云:「中華數朝翻譯,民雖遭難,尚未遍宣」,在唐以後中國真正流傳的情形,亦乏資料查尋。今大藏典籍俱在,而摺疊本之流傳讀誦,佛寺中舉行明王法會者,仍不多見;近年有賢頓老和尚、見如法師及莊錫慶居士等提倡流通,並舉辦明王法會,吾人有緣得見斯經,亦屬難得。
日本方面,最初修此明王法者為聖寶尊師,醍醐天皇延喜八年(九○八)夏,天旱,七月十九日,聖寶率三十二僧眾在神泉苑修孔雀經法祈雨。又醍醐天皇延長五年(九二七)十月十九日,日僧觀宿在承香殿修此以禳除怪物。村上天皇天德四年(九六○)五月十三日,日僧寬空在仁壽殿修此法以息災。其後數次多為祈雨而修此法,其中最著名者為小野的仁海法師,數次修此祈雨而有驗。
  孔雀經法在日本隸屬於東密系統,如今此經法在日本佛教界受重視之情形如何筆者不得而知,只有暫時保留。

最後,謹錄孔雀明王經後之偈誦共為讀誦本經者回向曰:

願諸世界常安穩  無邊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業並消除  遠離眾苦歸圓寂
每用戒香塗瑩體  常持定服以資身
菩提妙華莊嚴  隨所住處常安樂

請常唸  孔雀明王根本咒 唵摩宇羅訖蘭帝(om-ma-yu-ra-gran-de)娑縛訶(svaha)
▲ 意為歸命孔雀最勝王,一心稱念,能消災障。

 
 
  • 三德講堂    版權所有 © 2017 Sunder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